纹森特

只爱饱饱一人,其他都是剧情需要,如有巧合请忽略

金风玉露 番外 元宵篇01

元宵节的城隍庙夜如白昼,大大小小的花灯、彩灯高挂低悬。九曲桥被灯柱铺满,通体亮红。街面上已行不了车,行人摩肩接踵,头顶上都是贴着谜题的红灯笼。


一辆军牌车在路口停下,下来一位军官。他抬起头,大盖帽的帽檐下,一双眼里倒映着流光溢彩。他耸了耸肩,拍拍车窗示意司机先走。车走远后,他的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然后迈开长腿往人群里走去。


松月楼二楼靠边的一扇菱花格窗内,坐着一个穿着西装呢大衣的人。三七分的油头,浓眉大眼高鼻,戴着金丝边眼镜,手里还拿着半块海棠糕。


一抹橄榄绿的高挑身影沿着老街慢慢的在拥挤的人群中挪动,不急不躁沿路看灯笼上垂下的灯谜字条。灯笼里红色的光照映在他仰起的脸上,化作眼内两个亮斑。


灯谜的长龙一直排到九曲桥的另一头,终点设了摊,摊上有各种奖品兑换。军官扯下一张张字条,慢慢往前走。他的唇角微微上扬,右边脸颊现出一个浅浅梨涡。


松月楼二楼的大圆桌上杯盘狼藉,一大家子人吃饱喝足。


“不早了,该回去了。罗瑞,小的睡着了,快来帮我抱着。我还要伺候大的!”罗瑞的姐姐朝他轻声喊。


“好的好的,舅舅来喽小乖乖~~”罗瑞放下海棠糕,伸手接住襁褓中的小外甥,小心翼翼的搂进怀里。大外甥站起来就蹦跳着跑了:“看花灯去喽~~”姐姐赶忙去追:“小赤佬,你慢点!”临下楼前,姐姐回头不放心的看看罗瑞手里的孩子。罗瑞见状忙对她挥挥手说:“放心你们先走,我随后就来。”姐姐于是转头去追儿子:“等等姆妈!”


罗瑞一边怀抱婴儿,一边对她轻声说:“吵死了,我们乖,我们离他们远点,哦~~”


隐约传来小孩的哭声,年轻军官他循声找去,挤过重重人群,看见角落里有个小女孩蹲着抹眼泪。


小女孩泪眼婆娑的抬起头,仔细打量了他的制服和头上的大盖帽,嘤嘤的问:“叔叔你是警察吗?”军官微笑。小女孩于是“哇”的一声大哭出来,道:“我找不到妈妈了!”


军官抱起小女孩,孩子仍然收不住,抱着他的脖子继续抽泣。温柔的神情出现在外表冷峻的军官脸上,轻柔的声音说:“看,前面有个小兔子花灯,好不好看?”


小女孩立刻回头,果然看到小兔子花灯,脸上的表情缓解了不少,轻轻点了点头。


老街人多嘈杂,扎着两个总角髻的圆脸小丫头,坐在高挑的军官肩上鹤立鸡群。不一会儿就忘却了烦恼,开始左顾右盼望着各色花灯,小胖手指东指西,煞是兴奋。


天上一轮又大又圆黄澄澄的月亮,垂挂在楼阁之上。元宵节的气候已经有了春天的温度,不那么冷,偶有微风。


九曲桥上,小男孩举着风车在人群中跑窜,焦急的妈妈跟在后头追,撞到扛着孩子的军官。妈妈欠身抱歉,军官微笑点头回应。望着妈妈追逐孩子而去的背影,军官仰头看看肩上的小胖丫头。小丫头也低头看他,终于想起自己的妈妈,扁起了嘴。眼见就要梨花带雨,军官将小女孩接下来抱在怀里,额头顶着额头,轻声安慰。


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英俊绅士,怀抱婴儿站在桥头,仿佛被孙悟空施了定身咒动弹不得。婴儿睡得安稳,微风吹动他一缕散乱下来的发丝,他连眼珠都动不了一下。


军官若有所觉,抬头望去。


时空在那一刻静止,所有的声响都被抽离。


评论 ( 27 )
热度 ( 88 )

© 纹森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