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森特

只爱饱饱一人,其他都是剧情需要,如有巧合请忽略

金风玉露番外 元宵篇03

绅士震惊的问少女:“孩子不是你的?”


少女再一跺脚,羞愤交加:“来人啊,把他拖去毙了!”


“等等!”绅士大喝一声,“你必须知道真相!他已经有孩子了!孩子都、都那么大了,我刚才还看见他带着找妈妈。你不要被他骗了,他就是个感情大骗子!!!”绅士说得激动,脖颈儿青筋爆突,努力比划着孩子的身高。


少女的杏眼圆睁,显得稚气未脱。


所有的眼光齐刷刷集中到军官的脸上。军官的眉头没有松开,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他静静的看着满脸通红的绅士,语气冰冷:“你走吧。”


少女不依了,回头拉着军官的衣袖问:“哎哎哎,你还没说呢,孩子是怎么回事?”


军官看向少女耐心的说:“我在来的路上遇到一个孩子走丢了,带着她找到了妈妈,所以才来迟了。” 少女大松一口气,还是有些惊魂未定:“真的、真的不是你的?”


军官无奈摇头:“那孩子顶多三岁,我追随将军五年何曾有机会娶妻生子?”


少女恍然大悟:“哦~~是了,四年前你受了重伤,在医院躺了大半年呢!”众随从纷纷点头。


两个随从感到架着的身体颤了一下。“受了重伤。。。。。。”绅士心里狠狠的一颤,胸口闷疼,兀自呢喃。


“原来你迟到是因为做了善事呀,我就知道你最好了!”软糯的声音发飘,随从们打了个寒颤,一回神发现小姐已经整个人依在了军官身上,一脸的粉红陶醉。


“你的伤好了吗?”绅士的声音从刚才的高亢变成了虚浮。


军官并没有看他:“好了。”


只有两个字,你只肯跟我说两个字!绅士欲往前冲,被随从拉住。


小姐反应过来,怒斥绅士:“不许你污蔑他!再胡说小心本小姐对你不客气!”


绅士冷静下来,恢复了精英人士的风度。他挣出来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一只怀表,垂下链子。黄铜色的怀表摆动着,在灯光下倒映着光茫。他问军官:”你还记得五年前的心上人吗?”


“什么心上人?关你什么事?”小姐抢着质问,没注意到军官捏紧了拳头。


绅士说:“他的心上人是我。”众人再次惊傻。


“我妹妹!”绅士补充。所有人一口大气呼出来。这位绅士看着一表人才,说话这一惊一乍的令人捉急。


军官眯起眼瞟向他道:“令妹,和你长得很像,连功夫都差不多?”


绅士会心一笑:“是啊,你还记得。你当年不告而别,她伤透了心。”


“民族兴亡,匹夫有责。是她教我的。如今我看到她成家生子,很为她高兴。当年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绅士正要回应,小姐嚷起来:“我说呢,原来都已经结婚生子了,那还想怎么样啊?今晚的气氛都被你破坏了,再不走我真的叫人毙了你信不信?”


绅士还想说什么,被两个随从推搡着倒退几步。隔着人缝,他看了一眼,军官与少女站在一起,一对璧人。绅士叹了口气,转身离开。走得很慢,停了一停,终于还是远去,消失在人流里。


路人从年轻绅士身边擦过,撞得他磕磕绊绊,他的眼神失焦,望着前方。他感到有重要的东西正在离他而去,伸手一抓,揪住了路人的衣袖。


“干什么你!”路人看见他的表情,转而喃喃道:“奇奇怪怪,跟失了魂似的。”于是扯开衣袖,逼瘟神似的绕开走了。年轻人又转向另一边去抓,揪住个姑娘,引来尖叫和一个耳光。年轻人再抱住一个大妈。。。。。。


渐渐的,人们一边小声议论,一边指指点点,自动分开两边。眼镜歪了,头发乱了,原本英俊的年轻人脸颊红肿,脚步蹒跚。


小姐晃晃军官的胳膊小心翼翼的问:“你发什么呆呢?真的想起旧情人了?”


军官抿嘴:“是有点。”


“他妹妹,就是你受伤昏迷的时候,一直唤的叫‘蕊’的姑娘吗?”


军官看向绅士消失的方向,许久后点点头:“是。”


评论 ( 16 )
热度 ( 66 )

© 纹森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