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森特

只爱饱饱一人,其他都是剧情需要,如有巧合请忽略

明月几时有(5)


时俊青咬着筷子,透过火锅上方蒸腾的雾气看到对面的常剑雄。他有两道浓黑的眉毛,单眼皮却炯炯有神的眼睛,棱角分明十分硬朗的下颌。感受到注视,常剑雄抿嘴一笑,回望过来。时俊青的脸上少了他最平时熟悉的机灵俏皮,此刻非常安宁沉静,定定的看着自己。雾气柔和了常剑雄的五官,他坚定和温柔的眼神像一道暖流淌进时俊青的心里。


“青青。”常剑雄道。


“嗯?”


“你是不是迷上我了?”


“。。。。。。??”


“看你的眼神,已经彻底拜倒在我英俊帅气的外表下了。”


“啧,滚蛋!”时俊青翻了个白眼。


“服务员~~上一个鸡蛋!”常剑雄立刻大声喊。


“干什么?”


“滚蛋啊,没有蛋拿什么滚?”常剑雄朝他眨眨眼。


“哦~~你没有蛋。”那一刻常剑雄在时俊青眼底看到了掩藏不住的笑意。


“我最爱看你笑。”他说。


常剑雄回忆起认识时俊青的开始,他一转入学校他俩就是死对头。那帮同学,天天儿的撺掇他俩比较。他一看时俊青这小细身板儿小嫩脸,居然跟自己较劲,顿时满心的不爽。于是事事的要压时俊青一头。时俊青最开始没太在意,后来总被莫名其妙找茬也恼了,就跟着比跟着杠。那时候常剑雄看他就是眼中钉肉中刺,时俊青也从来不给他个好脸,一见着就白眼翻上天。


直到有一天,常剑雄路过篮球场,看到时俊青和其他同学在打篮球。场上的时俊青阳光开朗、灵活矫健,仿佛有一道光打在他身上,耀眼夺目。他修长的身姿在跳跃和过人时灵巧而舒展,力量和柔韧都恰到好处。他笑的肆无忌惮,眼睛眯成两道弯,小酒窝和大白牙额外耀眼。他明朗得像个小太阳。常剑雄本来和家里吵架心情郁闷才回到学校,那一刻他不禁停住了脚步。一个漂亮的配合上篮,球转着圈落入了篮网!时俊青和伙伴笑着击掌,用手背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随意甩掉。跨栏背心款大的袖口露出漂亮的肌肉线条和被汗水浸透而发亮的皮肤。常剑雄的心里有一丝丝微妙的感觉,他解释不了,想要逃开却怎么也挪不开脚步。



手机在口袋里无声的震动,时俊青的眼神一黯,立刻掩饰着低下头。手伸进口袋按住手机,同时也摸到了那张卡。常剑雄以为时俊青害羞,心下一喜。


“常剑雄。”时俊青说。


“在。”常剑雄回答。


“麻烦你一件事。”


“不麻烦!”


“帮我跟导师请个假,晚上我有事不能去实验室了。”暖色的灯光透过雾气照在时俊青的脸上,他说话的时候不经意露出一点雪白门牙,额头的碎发软软的搭着显出一点稚气。而他黑色的瞳仁倒影着光斑,明亮透彻得像两个琉璃弹珠。


常剑雄看得有点痴了,慢慢回答:“好。。。”



夜晚的都市依旧灯火斑斓,点点的光连成线连成片,都成了身后的风景。澜韵度假村坐落在风景优美的白湖边,大片的绿草地是度假酒店内著名的高尔夫球场,包含了湖中心的小岛。许多爱好者喜欢从这里把球打到小岛上,再坐快艇去岛上进最后一洞。


度假村大门口,时俊青将门卡交给给门卫。门卫刷完门卡点点头,打开门禁指向前方:“请进。前面那辆车会送您过去。”门禁在身后“咔嗒咔嗒”合上,时俊青咬咬牙走向早已等候的观光电瓶车。



告别常剑雄,时俊青不放心还是回了一趟家。八十年代建的筒子楼可能已经算是整个城市最老的住宅区了。漆黑的楼道因为住户们在门口摆放了各种炉具、鞋架、自行车、童车,显得更加拥挤。然而这些是时俊青再熟悉不过的,他几乎凭着感觉就能摸到自家门口。


两个黑影一动,时俊青一个激灵大喊一声:“谁?!”两人闻声也不纠缠,拔腿就跑。时俊青追了几步想起来,往回跑。正好家门从里打开,老时一脸诧异:“俊青,这么晚回来了?”


“爸,你没事吧?”借着屋内透出来的光,时俊青双手抓住老父亲上下打量。


“我能有什么事?”老时纳闷。


时俊青又望了望走廊尽头,确认已经没有人,便推父亲进门。


“你这段时间自己小心,门窗关好。没事少出门,出去要去人多的地方。有情况先报警。”


“怎么了?”


“我刚才看到有人鬼鬼祟祟的在附近。我怕那些高利贷来找你麻烦。”


“哦。。。我也不是第一次。。。”老时看到儿子的脸色马上改口,“好了好了,我会小心的。”


“记住我说的!”时俊青正色道。


“记住了记住了。儿子大了开始管老子了。”老时摇头,“诶,你怎么还出去?”


“我晚上还有事,就是回来看你一下。这个周末要帮导师翻译论文,不回来了。”说完时俊青转头出门,又回头拍拍门在外头喊:“把门反锁。”


“哎哎,好好好。”老时依言反锁好门,才听到儿子离去的脚步。老时望着门背后呆了半晌。老伴离开很多年,与儿子相依为命,如今那个奶白奶白的孩子已经长大了。


“滴滴滴”房间内的电话机响起,一双手接起听筒:“喂?”


“安先生,他来了。”


安先生的嘴角上扬出一个弧度:“好。”



窗外的湖面倒映月光,宁静美丽。脚步声在门外传来,没有一丝犹豫,“滴”刷门卡的声音,“咔嗒”门打开,然后“哐”的合上。站在窗前的安先生嘴角含笑转过身。


年轻人穿着蓝色工装裤白体恤,朴素而清爽。安先生挑眉。


“时俊青?”


年轻人略微仰起脸。安先生笑了,果然是年轻稚气的傲气。


“我自我介绍一下吧?”安先生礼貌绅士、衣着考究,完全不是时俊青想象中的样子。


“不必。我并不想认识你。”时俊青道。


“哦?”安先生觉得颇有趣,“那。。。你知道来这里代表什么吗?”


年轻人的脸上透出掩饰不住的羞耻和微微的红晕,他忍了忍道:“欠债还钱,我会还你钱的。不要为难我爸,他年纪大了,你们找他麻烦也拿不到钱。我只是来告诉你这一点。”


“哦。钱呢?你今天带钱来了?”


“我,我今天没钱,我会去筹的。你给点时间。”


“那你今天带什么来了?让我看看。”安先生一边说一边走近时俊青,上下左右前前后后仔仔细细的打量他。时俊青的脸更红了,他的胸口微微起伏。


“我,我今天就是来告诉你,会努力挣钱还上。否则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安先生环绕一圈站定在时俊青面前,直视他的眼睛。


“大学生,我以为你有一点自知之明。挣钱?我也可以给你挣钱的机会。”他的眼睛在时俊青脸上逡巡一圈,停留在他的嘴唇上。时俊青的上唇很薄,但下唇饱满,轮廓清晰圆润。安先生的脑子里浮现出了某些记忆的画面。他忍不住靠近,时俊青连忙后退。他再靠近,时俊青再后退。


安先生双臂抱在胸前轻叹了一口气道:“你以为我今天在这里等你是来和你聊天的?”


“我会想办法,绝不赖掉。希望您给我一些时间。其他的恕我不能同意。”


安先生跨了一大步直接将时俊青逼到墙角,逼视他道:“你应该庆幸我对你感兴趣。不然你以为我会这么客气?”他盯着时俊青长长睫毛下的眼睛道:“至少目前,我还觉得是值得的。”


时俊青的脸憋得通红,连脖子和锁骨下都呈现出粉红。


“啧啧,醒着的样子更漂亮。小野猫,人要学会利用自己的优势。再陪我睡一晚,这周的利息也可以抵消。价码不低了。”他近距离仔细看着时俊青的脸,仿佛在给一个货物估价,“我总不能白给你拖延时间。”


“走开!”他的双手已经捏成拳。


时俊青生气的样子像一根导火线瞬间点燃了安先生心里的一座火山,他不禁想象年轻人如果在自己身下的生气却不敢反抗的样子。


“别害羞,给你看照片就是告诉你咱们不是第一次了,别生分。”


“别说了!”时俊青浑身都在发抖。他记起那天清晨也是从这个房间醒来。四周无人,他从床上滚落到地上,只有浑身的疼痛与伤痕。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阿泰找到自己,看到那张照片。失神间安先生正倾身而上,刚要贴到,忽然“哎哟”一声,时俊青一拳砸在他的肚子上。他痛得刚弯下腰,下巴又挨了一拳,顿时仰面翻在地毯上。鼻孔顿时淌出血来。


“咔嚓”几声,房卡被掰成碎片仍在安先生的脸上。时俊青跨过他,拿起茶几上放着的手机,抓起安先生的手指贴在Home健上。指纹解锁,他迅速的翻到相册,找到一堆照片,抖着手一一删除。


“你。。。你居然。。。”安先生捂着肚子艰难的说,“你等着。。。”


已经走到门口的时俊青顿了顿又折返回来。


评论 ( 9 )
热度 ( 53 )
  1. 爱越越思霆纹森特 转载了此文字
  2. satoshi纹森特 转载了此文字

© 纹森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