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森特

只爱饱饱一人,其他都是剧情需要,如有巧合请忽略

倾世(八十一)




图侵删。

说明一下,这张图是蒙下半张脸的,实际的佐罗形象应该是蒙上半张脸,露出下巴的。


*************正文**************



“阿姐,威廉头疼又发作了。”马仔进门对阿姐低声报告,坐在对面的财叔皱眉。


“严重吗?”阿姐抬头问,马仔点点头。


“你先回去,我马上过去。”阿姐招招手,马仔退出。财叔问:“怎么回事?”


阿姐无奈道:“阿平掳他来的时候敲了头,从北京来的路途远,怕他不老实又用了些药。可能有点伤到脑子。”她呼出一口烟继续道:“注射以后就什么痛苦都没了,欲仙欲死的。”


财叔道:“整日关在房间里,没有病都闷出病了。听话了就带出来见见人,贵客马上就到了。”


“财叔说的是。”



“以后你们也别再叫孩子子涵这个名字了,改名一个瀚字吧。我希望瀚瀚不要带着那段过去生活下去,他就是我儿子,你就是他妈妈,我们就是一家人。”男子满脸忧伤的神情。


“好的。远堂,我明白。这孩子太可怜,我也心疼,我会把他当亲儿子一样对待的。即使将来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也不会亏待他一分。”女子点头赞同。


小男孩倚在门边,偷偷望着站在花园里说话的两个大人。



“远堂、远堂,你不要这样!这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做得够多了!”女子哭泣搂住男子。


“我心里难受!”男子双手抱头流泪忏悔,“我不应该打孩子。”


“我知道,我知道你心里是爱瀚瀚的,你只是着急。”女子点头。


男子使劲点头道:“我着急!我每次看到瀚瀚要去找妈妈我心里就难过,我又不能告诉他。淑琴,这一次瀚瀚差点走丢了。我不能再让瀚瀚去找妈妈了!”


嘴角青紫的小男孩坐在门外的地上,抱着膝盖默默的哭泣。



“瀚瀚,阿姨带你去找妈妈。”阿姨伸出手拉起男孩。“阿姨,你真的能找到妈妈?”男孩圆溜溜的大眼睛忽闪着希望的光芒,阿姨点点头。脑海里阿姨的面目一次比一次再清晰一点,模糊中美丽温柔又和善。


“阿姨、阿姨你在哪里?”公交车到了终点站,男孩儿醒来慌乱中下了车,只看到黄昏中的陌生街道。车辆发动开走,男孩反应过来想追却没能追上。天色渐暗,街道边蜷缩一个孤零零弱小的身影弱弱的呼喊着:“妈妈~~”




针刺的尖锐触觉扯断了翻涌的记忆碎片,威廉猛的睁圆了眼,看到酒店房间繁复花纹的天花板后缓缓合上,任由侵入骨髓的强烈感官刺激不受控制的弥漫全身。



日头西沉,霞光映照得泳池内一片火红,在这钢筋水泥的都市里有一种阳光海滩的错觉。财叔半躺在躺椅上,端着一杯Mojito轻轻摇晃,冰块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威廉被带到跟前,在身边坐下。财叔抬头看他,威廉坐得挺直,垂眼望着泳池并不说话。


“听说你这几天很乖?”财叔问。


“乖孩子,乖孩子。”水面倒影出模糊的画面,老奶奶满心欢喜的抚摸威廉沾着面粉的脸颊。威廉皱起眉头,用手扶住太阳穴。


“又头疼了?”


“下午疼过,现在好多了。”


服务生端来另一杯鸡尾酒,搁在茶几上。财叔端起来递给威廉:“来。”


威廉乖顺的接过酒杯,毫不犹豫的喝了一口。蓝色的冰凉液体顺着粉色的唇瓣流入。财叔笑问:“你不是不能喝酒吗?”威廉转过脸礼节性的微笑道:“财叔让我喝。”


财叔凝视他片刻,只看到一片柔和纯净。他点点头道:“这就对了,威廉。我是个生意人,只要你乖乖的,我不会亏待你。”他,轻轻捏了捏威廉的脸颊,“人呐,要知道自己的优势。”



Bosco懒懒散散的收起桌上剩余的筹码,交给身旁服务生,站起身来走出了包厢。阿彪跟在身后。坐电梯到底楼,穿过长长的走廊,夕阳的光束透过窗户打在走廊的地面上。拐过两个弯来到通往花园和泳池的石子小道。


“Bo哥来了?”财叔站起来打招呼,却看见Bo哥望着远处。“看什么呢?”顺着他目光的方向,却什么也没看到。


“哦,没什么。”Bo哥回过神来马上堆笑道,“我以为泳池边总是有美女的,找了半天居然没有。好失望!”


“哈哈哈,在我帝国酒店会缺美女?Bo哥你开玩笑了。”财叔大笑。


“说的是!财叔,晚上有没有什么余兴节目?”


“整天赌钱也确实没意思,余兴活动肯定是有的,脱衣舞秀每天都有啦。对了,今晚还有个化妆假面Party,不过就只给VIP的客人。有兴趣吗?”


“有~~像我这么有魅力,最适合这种高雅场面了。”



傍晚Bo哥站在镜子前,精心的整理复杂堆叠的领口。阿彪在一旁道:“Bo哥,你有心事?”


Bo哥抬起头,本想从镜子里看阿彪,却无意中注意到自己紧锁的眉头。他问道:“阿彪,你刚才在泳池那边有没有看到什么人?”

“泳池?我只看到财叔,其他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人。”


Bo哥微微点头道:“可能我眼花了。”



贴了胡子、保洁打扮的阿峰在男厕的走廊上埋头拖地,同样保洁打扮的肥仔推着保洁车进来,在水池前洗抹布,转头看了阿峰一眼。阿峰点点头示意无人,靠近水池佯装继续拖地。肥仔低头洗着抹布,低声说:“我刚才听客人说晚上小宴会厅有个化妆舞会,财叔、Bo哥和五爷都会去,但是很难混进去。”正说着听见脚步声,两人迅速分开各自忙碌。


为首一个穿着白色长袍带着头巾的阿拉伯富商走进来,后头竟然跟进来一个长卷发蒙着面纱的波斯女郎。阿峰吓了一跳不禁多看了一眼,只见两人到小便池前都撂开下摆方便。竟然是变装后的五爷和阿健。



轻快悠扬的舞曲飘扬在上下两层的空间里,复古、怪异、摇滚各种不同风格着装打扮的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端着各种颜色的鸡尾酒三两成群。Bo哥打扮成海盗船长,戴了一个V字仇杀队的微笑面具和三角海盗帽,阿彪则打扮成水手蒙了头巾戴了单边眼罩,一起进入现场。远远看到五爷,马上迎上去道:“哎哟,五爷,这身打扮。。。真适合你呀!”


五爷听出声音马上笑道:“是阿Bo吧?我蒙了面具你都能认出我?”


“认得~谁能有您这么贵气呢?”他瞥了一眼旁边的阿健,阿健从面纱间露出的眼睛画了浓妆,此刻正眼波流转看向Bo哥。Bo哥扯了扯嘴角看向一旁。


财叔打扮成欧洲中世纪男爵的样子,虽然戴着面具,但前拥后簇的架势任谁都知道是这里的主人来了。财叔一行人一路和人打招呼聊天,身后一众人一路跟随。人群中阿姐打扮成女巫,手挽着旁边一位全身黑衣半张脸蒙着黑巾戴着宽边帽,佐罗打扮的年轻男子。


波斯女郎用手肘碰碰阿拉伯富商,努嘴看向财叔身后的人群道:“五爷,猎物来了,财叔身后女巫旁边。”

阿拉伯富商定睛看向男爵身后,佐罗的黑绸衬衫衬托得年轻人皮肤雪白、脖颈修长,紧窄的黑色长裤勾勒出一双颀长笔直的腿。宽边帽遮挡了大半张脸,只看到消瘦的下巴和淡粉的嘴唇。富商咽了口唾沫,揽过波斯女郎的腰,隔着面纱在他面上重重的的亲了一口。


谭小飞拿着手机导航摸到帝国酒店附近,看到硕大的酒店招牌,正准备大踏步走去,忽然被一双手拉住。他转头意外道:“你怎么来了?”


评论 ( 22 )
热度 ( 53 )
  1. 爱越越思霆纹森特 转载了此文字

© 纹森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