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森特

只爱饱饱一人,其他都是剧情需要,如有巧合请忽略

相逢时难别亦难(1)

这不是一篇新文,这是一篇文的中段,见下面的合集。


**********

时俊青折返回来。还在骂骂咧咧的安先生脸上又挨了一拳,立刻老实闭嘴。时俊青利落的扯开安先生的衣服,剥下裤子,迅速干脆的把对方脱的只剩内裤。然后掏出安先生给的手机咔嚓咔嚓横着竖着拍了几张照片。


“只要你不威胁我,这些照片我不会用到。钱我会一点一点还你!”时俊青抛下话再也不回头的走了。



常剑雄看见时俊青临近熄灯匆匆回到寝室,收拾了书本笔记资料就往外走,忙追上去拉住他。


“哎,你这是干嘛去?”


“我去实验室。”


“不是说今晚不去了吗?导师那里我已经给你请假了,他不会怪你的。”


“快要演示了,方案还不完善,我不放心。不用管我,我去跑数据,晚上就睡在实验室里了。”


”明天再去也可以,干嘛要通宵?”


“明天我要打工没时间。别啰嗦了,等下宿管关门出不去了!”说完时俊青捧着一堆资料就跑开了。


清早时俊青从几张拼接起来的凳子上爬起来,只觉得腰酸背疼。他揉揉眼看向显示器,数据已经跑出来了。昨天夜里跑了三轮,改了四次,早上这次的数据总算精确度接近标准值,但还是不理想。他用力搓搓脸,坐起来,调出程序开始检索。



常剑雄拎着从食堂打包的豆浆油条,走进实验室的时候,看到时俊青双眼布满血丝,嘴唇干枯起皮。


“你不会熬了一个通宵吧?!”


时俊青没有移开盯着屏幕的眼睛,回答道:“没有,我睡了会。”


常剑雄将早饭放在一旁,也看向屏幕,然后道:“你这还早呢,赶紧的停一下,把早饭吃了休息一下。回寝室睡一觉再继续。”


时俊青没理他,也没停下手上的事。常剑雄等了一会儿,不耐烦的拉开时俊青的双手,把豆浆油条塞在他手里道:“先吃!”


时俊青一愣。常剑雄靠近轻声道:“你要是自己不会吃,我可以喂你。”


时俊青无奈道:“我自己有手,会吃。”正准备把油条往嘴里送,被常剑雄按住手。他靠得更近道:“我可以用嘴喂你。”


时俊青顿时脸就红了,正准备反驳,常剑雄忽然在他唇上啄了一下。常剑雄的眼睛盯着他唇上的干皮,想伸舌头去舔。时俊青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含糊道:“我还没刷牙!”


常剑雄看着他憔悴又狼狈的样子,头发也乱乱的,顿时眼内一片温柔。他笑道:“我不嫌弃,以后你也别嫌弃我。”说完扒开他的手,托住他的后脑就吻了上去。


原本被常剑雄抓在掌中的手硬绷着,渐渐的就放松下去。





泰哥带着几个小弟一起走进度假村的套房,脸上洋溢着得意的喜悦。看见安先生站在窗前端着茶杯的背影,说:“安先生,我来了。” 安先生没有回答,喝了一口茶。


泰哥等了一会儿有点尴尬,又道:“安先生,我听说那个学生昨天乖乖的来了?”


“嗯~~”安先生道。


泰哥和自己的小弟对了个志得意满的眼神道:“只要安先生高兴,没有我阿泰办不到。。。。。。”话说到一半忽然噎住。只见安先生转过身来,脸上贴了创可贴,没有贴住的嘴角和眼角还有大片的青紫。


“这。。。这!”阿泰惊得退了一步。




时俊青穿着黄色的外送制服,将两个硕大的保温袋放在后座的两边挂好,把手机掏出来设置好目的地导航,将耳机塞好,戴上头盔驶离饭店。听着耳机里的导航,电动车在烈日下行驶。中午的太阳毒辣,汗水顺着两鬓淌下,时俊青眯起眼睛回想起应聘的场景。


某写字楼的办公室内,戴着眼镜的女士看着时俊青说:“我们是招实习生,但是一般只招大三大四的,好培养将来可以转成正式员工。小伙子,你才大二,这么早就出来找工作不合适。我劝你还是先把功课念好,学到本事再出来。”


“我知道。我其实程序开发能力还可以,实在觉得我资历不够,做测试也可以。我会非常努力的!”时俊青有一点窘迫。


女士微笑摇摇头:“你年龄太小,没有经验,而且还只能兼职。我们是一家很严谨正规的公司,我们的开发工程师也好、测试也好,必须在公司开发环境下工作。不可能让你把模块带回大学宿舍去完成。到了项目忙的时候,加班也是常事,我看你上的是军校,管理很严格。我劝你好好读书,你这个条件和这个要求,找不到正式工作的。”


电动车停在住宅楼下,时俊青从保温袋里取出一袋食物,抬头望了望眼前的多层住宅,踏进楼道开始爬楼梯。


住家的大门打开,门外一个秀气的小伙子举起食物袋笑得阳光灿烂:“您好,这是您的外卖!”


“谢谢,这么快~”


“不客气,祝您用餐愉快!再见。”时俊青立刻掉头下楼去送下一单。


时俊青送完最后一份回到公司,调度员见到他惊讶道:“小时,你第一天来就效率这么高?”


时俊青取下头盔抹一抹额头和脖子里的汗水道:“嗯,我年轻身体好多做点,您快给我派单吧。”


“好。哥给你多派点。你自己还没吃饭吧?”


“谢谢哥!没事我不饿,趁中午活多我多做点。”时俊青笑起来露出酒窝格外讨喜。



大树成荫,树下摆着一副桌椅,桌上摆着切成方块儿的水果,水果上插着精致的小叉子。一个头发灰白身材魁梧的浓眉老头和7、8岁的男孩下跳棋,两人你来我往,还是不是拌个嘴。常剑雄单肩背着包走进院门,喊了一声:“爸。”


常将军抬头看见小儿子,嗔怪道:“哟,稀客!大驾光临!”常剑雄垂着头往里走,常母闻声出来接下儿子的背包道:“怎么今天才回来,周末也不在家多待待。快进来休息,妈给你做了好吃的。”


“我这不是刻苦学习为咱老常家争脸么?这么辛苦,回来也没个好脸。唉,做人难呀~~”常剑雄哭丧着脸搂着母亲就往里走。


宽敞的餐厅旁精致考究的柜子上摆满各种奖章奖杯。大圆桌铺着素白洁净的绣花桌布,暗红色的实木靠背椅也都垫着精致的坐垫。保姆将热腾腾的菜一道道一盘盘端上桌。老老少少一家团圆,吃得亲亲密密。常剑雄给妈妈夹菜,妈妈、姐姐给他夹菜。


姐夫看着常剑雄道:“剑雄也不小了,有没有谈女朋友啊?”常父常母、大姐都看向儿子。常剑雄一愣,想起时俊青,下意识摸了一下嘴唇道:“姐夫这是查岗呀?”


姐夫哈哈一笑道:“哪里,你如果还没有喜欢的女孩儿,姐夫战友的妹妹不错,可以介绍给你。”


常剑雄忙道:“切~姐夫这就是小看我了。以我这条件还用介绍?”


“哦?那是我瞎操心了,哈哈。听这口气,怕不是已经有了?”


常剑雄晒笑道:“这个么。。。。。。算是有吧。”


大姐立刻来了兴致问道:“哪家的姑娘?介绍给大姐认识认识。”


“唉,大姐你别问了。才刚开始追,您别吓着他了。”


“哦,那漂不漂亮?”


常剑雄一挑眉一撇嘴:“何止漂亮,英姿飒爽、脑子又好、身材也好。”


大姐和常母对望一眼,难掩喜色。常母道:“你可别忽悠我们啊。我等着你带回家。”


常父咳嗽一声插进话来:“咳~~剑雄才大二,你们这是干什么?谈什么恋爱?早恋!学业为重,将来要有自己的事业,不然拿什么成家?”


常剑雄马上接话:“对对对,还是爸有远见。不急不急。”



熄灯号吹响,整栋楼各个寝室的灯光相继熄灭。常剑雄望了一眼对面上铺的身影已经躺下,于是也躺好微笑的闭上眼。宿管员巡视了一圈,打着手电下楼去。上铺的被子鼓起一个大包,时俊青藏在被子里打开手电,翻开资料和字典,继续翻译最新的无人机论文。


评论 ( 8 )
热度 ( 43 )
  1. 爱越越思霆纹森特 转载了此文字

© 纹森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