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森特

只爱饱饱一人,其他都是剧情需要,如有巧合请忽略

倾世(八十三)




Bosco噌的站起来,被佐罗拉住一只手,他头也不回的甩开大步奔向楼梯。虽然碰到几个没有防备的宾客,但小小的骚动并没有在全场热闹中引起太大关注。扮成佐罗的青年尴尬的立在原地。


在门外抽烟的阿彪一伙看到推门而出的Bo哥,立刻丢下烟头迎上来。


“有没有看见五爷?”Bo哥压低声音问。


阿彪颇感意外的皱了皱眉,但马上答道:“刚才和他相好的去厕所,然后就走了。看上去那个相好喝多了,应该是回房了。”


“操!他房间在哪,带上全部兄弟去!”Bo哥转头就往电梯走。


这个房间很特殊,房内有定制的暧昧灯光,床特别大,床边有各种奇怪的道具,床头还有挂绳和皮圈手铐。“波斯女郎”一只手已经被拷在床头,肥硕的裸(*&体男人正在将他的另一只手往床头拷。昏聩中的人似有所觉本能的皱眉推拒。推搡间,被压在身下的人假发套脱落,衣襟大敞,裙摆也堆到了大腿上。五爷见着这旖旎景象,早已呼吸粗重,低下头就往裸露的肌肤上亲。


“咔哒咔哒”几声轻响 ,门锁被撬开,两个高大保镖已经无声倒在门外。阿峰闪身进来就见到五爷此时正撅着油腻的嘴唇追着不断躲避的人欲亲。阿峰顾不得处理保镖,一个飞扑撞向五爷。沉浸在欲望冲动中的五爷完全没注意旁边的响动,那粉色的嫩唇没有亲到,忽然一个巨大的冲力将他整个人打横撞飞出去。连喊一声都来不及,便重重摔在地上,肥肉乱颤、眼冒金星,滚了两圈头磕在墙上竟晕了过去。


阿峰爬起来连忙去查看床上的人。失去了假发的遮蔽,那张清俊无匹的脸庞莫不是数月不见牵肠挂肚的人?他又消瘦了,脸颊上没有几分肉,只剩得巴掌大小。乙醚的药量并不大,威廉被一番折腾意识有些恢复,悠悠的将要醒来。一个冰凉柔软的触感印上额头,一触即分。他的睫帘颤动,扑扇了几下慢慢启开。一个模糊的人影近在眼前。这是谁?我在哪里?他又闭上眼睛重新睁开,却已经不见了人影。


人声脚步声向这边而来,惊醒了门外两个保镖。两个彪形大汉揉了揉后颈,正欲爬起来,就见一群人来势汹汹。还来不及分辨发生了什么,就被众人拳打脚踢制服。


门虚掩着并没有锁上,“哐!”的一声被撞开。Bo哥冲入屋内,见到身着凌乱衣裙的威廉一手吊在床头,正用另一边的肘撑起上半身,眼神涣散迷蒙。酒后的红晕遍布他的脸颊和脖颈,连带胸前敞开的一片肌肤都是艳粉的颜色。裙摆下一只赤足半露在外,另一边则露出一大节白皙的长腿。


“是你。。。。。。”威廉错愕,刚才那个朦胧的身影?


Bo哥呆在当场。


“呃。。。。。。”呻吟声传来,两人惊觉床边地上躺着一堆白生生的肥肉,正在挣扎着要爬起来。五爷醒转,抬起头来正看到站在床前的Bo哥。他顿时气得指着他怒道:“Bosco,是你!”


Bosco看这情形立时印证了自己的猜测,顿时恶向胆边生,大步过去当胸一脚踹去。


五爷一声惨叫,立刻瘫倒在地。这一倒地便露出腿间还未完全软下的物什,丑陋的挂在肥硕的肚腩下。Bosco一股血气上涌,朝那处一脚狠狠跺下。“嗷~~~”五爷捂住下身蜷成一团疼的直打滚,眼泪流了满脸。


威廉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想止住猛然而至阵阵的头痛。眼前的人、发生的事、自己身上的穿着,他努力回想最后的记忆。那是在洗手间正要离开,忽然被人从背后捂住口鼻。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此时在附近听到动静赶来更多五爷的保镖,与Bo哥的手下在门口打成一团。


“停手!”一声大喝。阿平带着一队酒店高级安保赶来,掏枪对准打成一团的人。凡是来帝国酒店的宾客都经过搜身安检,枪支皆被酒店暂存,只有酒店的安保才有。两方人员不情不愿的分开两边,皆是狼狈不堪。


众人分开,从后边走出数人,为首张富财。


“财叔”、“财叔”、“财叔”。。。喽啰们低头恭谨。


财叔慢慢走到房内,见到满室狼藉的场面。沉声问到:“怎么回事?”


“佢要搞我嘅人!”Bosco指着威廉一急连粤语都出来了。财叔眯起眼望着Bosco,观察他的表情,再转头看看威廉。最后看到还在地上痛苦呻吟的五爷。


五爷见财叔来,腾出一只手发抖指着Bosco控诉道:“他、他突然闯进来,他把我。。。哎哟!”


正在这时,阿平扯着一个人进来,将那人往地上一掼。阿健还穿着佐罗的衣服,帽子和眼罩都已被摘去,脸上的浓妆有些花了,滚落在地甚为狼狈。他一看屋内的情形顿时方寸大乱,犹豫了片刻爬过去抱住财叔的腿哭道:“财叔财叔,是五爷指使我干的。五爷、五爷他看上了威廉,要我帮着他搞到手,我也是没办法啊!”


阿平上前一脚踢开阿健喝道:“妈的,威廉是财叔的人,你要造反了!”


五爷顿时急声道:“什么财叔的人?阿健说就是新来的,没说是财叔的人!这个贱人骗我!”


“不是不是,是五爷喜新厌旧好色要我帮他的!”阿健见状早已哭花了脸。


财叔鄙夷了看看阿健,一脚踩在他胸口俯身道:“在我的眼皮下搞花样?”


只听“咔哒”闷响,阿健惨呼声中,胸骨断裂。


五爷脸已吓白,连忙道:“财叔、财叔,你听我说,我真的不知道是你的人,都是这个小贱人告诉我的。说是新来了一个藏着还没开苞,我、我就是想尝个鲜!”


财叔撇撇嘴示意阿平叫人将阿健拖了出去。回头看着五爷微笑道:“五爷,我们是多年的搭档了。你的爱好我还不知道么?”他走过去扶起五爷,“一个公关嘛,五爷开口我没有不给的。只是这个嘛,阿平费力搞来的,另有别的用处。所以没跟五爷讲,你不会怪我吧?”


五爷哪敢说个不字,连忙忍痛站起来,捡起自己的衣物胡乱套上。


财叔转向Bosco道:“你说他是你的人?”


Bosco这下大概明白了威廉的处境,便梗着脖子道:“他是我的人!只是有段时间没见,他去了大陆。”


财叔看看阿平,阿平摇摇头。财叔道:“Bosco,我倒是没听说你也好这一口。真的假的?”


Bosco一笑道:“我可以证明。”


财叔挑眉:“哦?怎么证明?”


“他的大腿根有个疤,不明显,是我…以前留下的。”


众人闻言色变,齐齐望向威廉。威廉咬紧下唇,蜷缩起双腿。


财叔眯起眼对阿平扬一扬下巴,阿平会意走向床前。威廉一只手还被拷着,一边摇头一边努力的往床头缩。Bosco见状冲上去拦阿平。


财叔喝道:“阿Bo!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撒野也要有个限度!”


阿平的一个手下趁机拔枪顶上了Bosco的太阳穴。


“Bo哥!”门口的阿彪焦急的喊了一声,被一群安保拿枪齐齐对准。Bosco见状脸上愠怒,却只得慢慢松开双手。


阿平示意一个手下和自己一起上,一把将无处可逃的威廉按倒。“咔啦”一声裙子从大腿处应声而破,下半截被彻底撕掉。


“我不是、我不是他的人,我不是!呃~~啊~~”威廉双目通红青筋崩出,梗直了脖子想要并拢双腿,却还是没能抵抗住两人四手往外生生掰开。


“在右边大腿内。圆形的。”Bosco咬紧后槽牙,从齿缝里挤出一句话,狠狠瞪着拿枪指着自己的人。


阿平低头俯看,随即对财叔点点头放开了威廉。威廉浑身发着抖将自己蜷成一团,吊在手铐处的手腕早已挣出淤青。


财叔顿时笑了:“哈哈,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这可怎么是好?威廉是我打算招待贵人的,贵人明天就到了。阿Bo,你叫我很为难呀~~”


Bosco冷笑道:“财叔,出来混还是要讲一个道义。之前是误会可以不用计较,但现在既然知道了,总不能将错就错吧?”


这时歪在一边的五爷叫嚷起来:“财叔,他把我打成这样怎么算?!”


财叔摇摇头笑道“五爷,你要搞他的人,他要打你,你叫我怎么做呢?”随即转头对Bosco道:““阿Bo啊,你把五爷打得也太惨了。都是朋友,下这么狠手,将来还怎么合作?你这不是让我为难么?”他踱步到床前说:“威廉,他说你是他的人,但是你自己说不是。到底是不是呢?”


威廉红着眼圈紧咬下唇不吭声。


“不如这样吧,阿Bo,你当着我的面^&草%¥#他我就信了。”


闻言众人面上神色各异。威廉极力压抑住颤抖,望向Bosco的眼神几近绝望。


评论 ( 40 )
热度 ( 65 )

© 纹森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