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森特

只爱饱饱一人,其他都是剧情需要,如有巧合请忽略

错爱(一)

新年新开一个坑。名字是暂定的,想好了可能会改。先发一篇看看你们喜不喜欢。

原创攻,没有原型。

***************************************


灰白的天空让人辨不出白天还是傍晚,高架桥上挤满了车辆,一寸一寸艰难的往前挪动。天气越来越冷,下了一天雨越发的阴冷潮湿。


林海站在露台缩着脖子,用手拢着打火机,擦了好几次又甩了甩才擦出火苗。他用力一吸,腮帮子深深凹陷,烟头明灭。他烦躁的将打火机扔进垃圾桶,一手插兜一手夹着香烟,深吸两口后,吐出浓浓烟雾。他望着远处拥挤的高架桥,眼神空茫。


背后的门打开,李晓辉探出半个身子凝重道:“队长,有报警。凶杀!”


正发呆的林海正在往嘴里送香烟的手一僵,回头看。李晓辉已经回到办公室开始收拾东西。


“快,出发了队长。嫌疑人就在现场!”


“操!”林海几乎是一跳,转过身闪进屋,飞速的抓起警官证、手机、车钥匙就冲下楼去。


车辆呜咽呜咽的拉着警笛,催赶前方拥堵的车辆。李晓辉不耐烦的用手拍着车门。林海坐在副驾驶低头捧着pad看现场传来的资料。他的眉心一个深深的川字,嘴唇紧抿。照片里的现场与其他凶案现场相比并没有什么特殊,明显的打斗痕迹,死者暴毙当场,血溅三尺。嫌疑人并没有离开,而是在外卖小哥奔逃之后仍然留在了现场。这也不算太出奇,毕竟许多杀人犯也不是天生恶魔,杀死人之后太过惊愕并不一定会逃离。唯一特殊的是,死者是一名警察。


而这名警察的林海认识,肖毅原本也曾在刑警队呆过,表现算不错。后来因为一次执行任务受伤致残,右腿落下永久的肌萎缩而调离了刑警队,分配到社区片警。之后再没见过。本来对此人印象不深但也不坏,没想到再有他的消息竟然是这样的情境。林海关掉pad,望着车窗外,觉得这座城市格外的阴沉冰冷。


林海掏出烟盒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另一只手在裤兜里掏了半天才想起火机已经扔了。一巴掌拍在手套箱上,吓了李晓辉一跳。



现场的警员排开围观群众,把阴沉着脸的刑警队长一干人等迎进案发的公寓,肖毅的住所。


因为是高层电梯住宅,公摊面积较大,这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显得比较局促,目测实用面积80平米不到。对于肖毅这种30刚出头的片警来说,已属不易。林海踱进房内。家具陈设简单质朴,但还算整洁干净,和想象中的单身大龄男青年的家不太一样。更难得的是厨房一应俱全,显然像个柴米油盐的小家庭配置。卫生间虽然无窗也很小,但是也清爽洁净,盥洗台上的洗漱用品居然是两套,毛巾架上也是两套脸巾浴巾。林海的眉头又皱了皱,转头问警员:“死者的女朋友联系了没有?”


警员愣了一下道:“还没有。”


林海转头瞥了一眼,胡须都没长全的新人就来勘察这种大案现场,不知道局里怎么想的。警员王鑫被林队长这一瞥,觉得浑身冷得汗毛都要竖起来,涨红了脸道:“我、我马上去查!”他咽了一口唾沫连忙补充道:“林队,凶、凶。。。嫌疑人还在卧室,已经被控制了。”说完这话,他挺了挺胸,腰板儿笔直。


林海面无表情挤开杵在旁边的王鑫,走向卧室。过去各种凶犯的样貌在他脑海里过电影,直到他看到卧室内的状况。

尸体已经被移走,陈尸处被做了标记。房内各处都有血迹。而嫌疑人此时就坐在床边墙角的地上,满身满手都是干涸的血渍,脸上也有。


他的衬衫未被血染的地方洁白无瑕,他的手指修长指甲修剪整齐,瘦削的脸颊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与血迹混在一起,花了半张脸。窗外雨渐大,噼里啪啦拍打着玻璃。而这个人坐在那里仿佛已经石化,低垂的眼光盯着地面,整个人毫无半点生气。


林海眨了眨眼,挥去内心本能的一丝恻隐。可恶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跟过来的王鑫刚想开口说情况,被林海抬手阻止。林队慢慢靠近,蹲下看着嫌疑人,对方毫无反应。他索性一屁股坐下,面对面盘起腿,静静的等待。


王鑫一脸疑惑回头看看李晓辉,李晓辉对他摇摇头。


雨还在下,沉默令人窒息般的压抑,然而没有人动。林海的伸手到对方的眼前,打了一个响指开口道:“你叫什么?”


坐着的人眼珠动了动,终于回复一点生气。他缓慢的抬起眼,蠕动了一下干裂爆皮甚至有几道裂口的嘴唇回答:“苏子涵。”


评论 ( 32 )
热度 ( 56 )

© 纹森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