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森特

只爱饱饱一人,其他都是剧情需要,如有巧合请忽略

错爱(二)

本文除了苏子涵所有人物都是原创虚构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林海不舒服的清了清嗓子:“咳,你认识死者吗?”


苏子涵听完他的话浑身一震,缓缓的抬起头对视。


林海心里一提,他阅人无数,什么样的衣冠禽兽道貌岸然都见过,但长相能欺骗人。他看人就看眼神,尤其是突发情况下的眼神很难骗人。时间长了,老刑警就练就了所谓的直觉,像狗鼻子一样灵。嗅一嗅就知道人有没有问题。这张脸俊秀无害,眼神也很清澈,一时竟找不出什么破绽。


他死死盯着苏子涵的眼睛追问道:“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


苏子涵的眼神起初是涣散的,虽然对着他却不知道在看哪里。林海说出这句话后,眼见着他发抖,越抖越厉害,最后连牙关都在打颤。林海伸出双臂稳住苏子涵的肩膀,表情凝重。


“不~~~!”房内回荡着凄厉的呼叫。利刃刺破血肉的声音,鲜血喷射出来。手指死死拽住还露在外面的刀刃,浓稠的液体瞬间染红双手。轰隆~~躯体砸倒在地板。一只沾满鲜血的手扒住床边,在浅灰色的床单上留下刺目的手印,另一只伸向空中。“咯。。。咯。。。”男人往日英俊的面孔抽搐着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一张嘴就有血涌出来。


“当啷”尖刀落在地上,弹跳起来,再次落下,发出一串脆响。


画面和声音像浪一样猛的拍到苏子涵脑袋里,他忽然大叫起来。王鑫吓了一跳,李晓辉冲上前去要帮忙。林海好像脑袋后面长了眼睛一样,手掌后翻阻止他过来。


“不~~”苏子涵瞬间爆发,抱住自己的头。林海有力的双臂紧紧箍住对方,防止他做出过激的行动。


“看着我!苏子涵,看着我!”林海大吼,然而并不起作用。苏子涵大喊大叫乱踢乱蹬。王鑫打算上前帮忙,被李晓辉一把拉住。“队长搞得定。”他轻声对王鑫说。


林海双臂环抱住苏子涵,双目死死盯着,不放过他面部的每一丝表情,“肖毅是怎么死的?”


“肖毅?”苏子涵忽然安静下来,眼眶内瞬间涌出很多很多的泪水,“肖毅。。。肖毅。。。。。。”他一遍遍的喃喃这个名字。


“对,肖毅,你想起来了?是不是你杀死了他?”


“他。。。他死了?”苏子涵反抓住林海的胳膊,“肖毅,死了。。。。。。”他的眼神终于聚焦到林海脸上,嘴唇颤抖。他没有眨眼,大股大股的泪直接涌出来,流过脸庞,冲刷着脸上的血迹。林海的内心震动了一下,这样的眼神他在受害者家属身上看到过。那是一种极度的悲伤。



“好了,这节课就到这里。大家记得把实验结果记录下来,下节课实验需要用到。下课。”教授拿起粉擦将黑板擦干净。学生们开始收拾书本。陆宇将书包甩到右边肩膀往外走。


教学楼的这一层有一座天桥直通对面的教务大楼,直走到底就是校长室、教务室。从楼梯下面迎面走上来一群人,气质与旁边的学生俨然相异。为首的一个中年男子30多岁,穿着干练的夹克,一手插在裤兜里,后边跟着两个年轻干练的人,三人清一色的寸头。为首的男子目光朝周围扫了一圈,陆宇被扫到,感觉像有像被眼刀穿透一样,暗暗哆嗦了一下。


“这位同学,校长室怎么走?”男子竟然拦住他问道。


陆宇觉得自己汗都要下来了,转身指指天桥方向颤巍巍道:“那里。”


林海点点头:“谢谢。”转身带着连个人走去。


陆宇咬咬嘴唇下楼,,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喂,妈?”陆宇一边走一边接起。


“小宇呀,明天周末,你回不回家?”


“不回!呃。。。回吧。”


“好勒,有没有想吃的?妈妈给你准备!”妈妈的语气明显欢快起来。


陆宇差点和迎面走来的人撞个满怀,顿了一下烦躁道:“唉随便吧,都行!”


挂掉电话,陆宇觉得心神不宁,迅速回身大跨步的跑上楼。



副校长秦远峰是个温和的人,林海自我介绍后虽很诧异但马上礼貌让座,倒上热茶。秦校长心里嘀咕约莫哪个学生又惹事了,这回看来是大事,怎么把刑警都招来了。


“秦校长您客气了,今天我们来是想跟您了解一下你们学校的一位老师的情况。”


秦校长意外道:“您说的是哪位老师?”


“苏子涵。”三个刑警齐齐看着秦校长呆住。


“苏老师???苏老师怎么了?!”


“他牵扯到一个案子,我们想了解一下他的日常表现、人际关系这些情况。”


秦校长焦急的问:“是什么案子?苏老师怎么会有牵扯?你们是不是弄错了呀?苏子涵老师?”


林海示意李晓辉起身把校长室的门关了。


陆宇在校长室门外靠墙站着,用手捂住了嘴。


评论 ( 17 )
热度 ( 47 )

© 纹森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