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森特

只爱饱饱一人,其他都是剧情需要,如有巧合请忽略

米兰假日(五)




之前即兴的(上)(中)(中中)(下),还有一堆番外。没想到还会继续写,就当作是(五)吧。

******************************************


商务车的门滑开,威廉夹着从遥远东方带来的寒意风尘仆仆的进来。车外的粉丝和媒体随着车辆的开动渐渐远离。


威廉很疲倦,上车给了我一个浅浅的微笑便闭眼,一路无话。其实这仅是我们第二次相见,但他完全放松,像一只午后享受阳光的猫咪慵懒的依偎在我身边。我拉起他的手搁在腿上,捧在掌心里,用指腹摩挲他的指节。斑驳陆离的光影透过车窗在他面上渐次滑过,我在暗中注视他的轮廓,心内越来越软。


“Morning~”清晨他出现在工作室。神清气爽得不像一个飞了十几个小时还没倒过来时差的人。我眼内满满的赞赏,在这里我是他的客户。他向来将边界保持得很得体,得体得让人既欣赏又心疼。

他向每一个工作人员微笑点头,高贵却不矜持,酒窝平添亲切好感。直到每个人都退出工作间,他才对我露出忍耐半天的讶异表情:“怎么都走了?”


我故作姿态笑而不答,转身将唱片机的撞针轻轻合上。一长一短的软尺挂在肩上,拿出小本和铅笔。朝他挤眼道:“因为我不想让其他人看。”我转身将他从上到下扫视一遍命令:“全*&脱@#了。”


我们的关系既远也近,彼此随意。他虽美丽,却不攀不附、不待价而沽。我享受却不占有。这是原本美妙而诱人的默契。然而明天的大秀是一个危险的举动,再过20多个小时,全世界都会看到我对他的宠爱。我小心邀请,他竟欣然前来。我不知威廉是否有感觉我存于商务举动下的小悸动,没人猜得透威廉的心思,但我听说C昨日辞了自己的市场VP。


微凉的皮尺贴上温热的肌肤,贴上鼓起的肌肉,裹住柔软的凸&*起。我目不斜视认真记录下每一组数据,把松松挂在躯体上的皮尺一次次收紧。我认真工作的严肃表情和苛刻精细的态度让威廉渐渐放松略微紧绷的身体。“要精细到每1cm,才能体现代言人的身份。”我对他说,仿佛虔诚的宣誓。他认真的看我的眼睛,没有回答。


我亲手裁剪改制,他安静的坐在沙发里翻看杂志。宽松的便服掩盖了令人迷醉的身体,纸面上的数据真实的记录了他的每一条曲线。而我正在用古老的手工,把这些曲线用布料勾勒出来。暖风熏得他昏昏欲睡,长长的睫毛架不住的下垂。


熨烫挺刮的套装服帖的挂在近前的衣架上等待试穿,而威廉已陷在沙发中沉沉睡去。我在他面前蹲下,将垂下的手腕捉起贴在唇边。



中央火车站被改造一新,今晚就会成为世界瞩目的秀场。而这一季时装周首秀的神秘人物正从列车上下来,随着摄像机踏入我为他准备的摄录间。背景板上写着他的名字。我们礼貌相拥贴脸。


威廉打开鞋盒,他纤长的手指拿出礼物。


“喜欢么?”我故意问他。


“我最喜欢黑色了!”他的笑容阳光灿烂如此真挚,我与他对视几乎就要相信。



陷在柔软宽大的床垫上,深咖色的床单衬得他浴袍下的长腿凝白无暇。威廉笑着滚到一边,用嘴从盒子里叼出一个方形的封套。他含糊的说:“然后呢?”


“打开看是什么颜色,明天的礼物就是什么颜色?”


他玩心大起,细细弯弯的眉毛高高挑起:“Game?”


“是的,宝贝。”我爬过去亲吻他的脸蛋,“这盒套子有十二个颜色。你最想选中什么颜色?”


他把封套拿在手上,笑的灿烂回答的毫不犹豫:“粉色!”


“那最不想选中的颜色呢?”


他的大眼睛转了转说:“黑色。”


我抚摸他的脸蛋,极尽温柔:“打开,给我戴上。”


他撕开封套一脸委屈,别别扭扭给我戴上。这般模样让我更是心痒。威廉是一个怎样的存在?让人既想好好保护又想狠狠欺负。我近乎粗暴的拆开我的礼物,用黑色钥匙插#¥入锁孔,开启整晚的盛筵。明天我将用亲手裁制的布料,将这个礼物包好,放在聚光灯下让所有的人欣赏。


我激昂高亢他却反应缺缺。我掰过他的脸,看见扁着的嘴。


“愿赌服输,颜色是你自己选的。”我亲吻他的唇角。


“谁知道是不是每个里面都是黑色。”他强词夺理得那么可爱。我贴近他的耳朵说:“不如我们一个个试过来,看看有没有粉色?”


他终于红了脸躲闪。




对着镜头,我接应道:“真的么?你喜欢黑色?”


威廉非常自然的说:“对,黑色适合很多场合。休闲的、正式的,都可以搭。”然后他对着电子屏里各种颜色的同款,兴奋道:“咦?真的有很多种颜色呢!”


我笑意盈盈的看着他:“是呀,可以按自己的喜好定制不同颜色。”


“我喜欢粉色!”他再次坚定的说。我假装意外的道:“哦~是吗?你可以再选一次。”


我看见他的眼神内闪过一丝惊慌害怕。

  


评论 ( 19 )
热度 ( 78 )

© 纹森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