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森特

只爱饱饱一人,其他都是剧情需要,如有巧合请忽略

倾世(七十七)



瀚瀚的妈妈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



**************正文***************


何远堂已经出院回家,坐在京郊别墅二楼的露台上,望着满眼的绿草地沉默了良久。何母特意将他安置在郊区别墅这里,就是为了让他远离浮躁压力大的环境,她深知这件事情戳到了何远堂的痛处,自己也使不上力。


“爸,你在家多修养几天。招标的事情,我和几位董事去推进。您放心我会认真对待的,有重要的事情都回来跟您商量。”何宇推开门走出来,在父亲侧边坐下道。何远堂就像完全没听见一般,一动不动。何宇轻轻叹口气,安静的呆在一边陪父亲。


“远堂、文博,给你们介绍,这是夏冬,我。。。妹!”十六岁的谭耀国个子已经窜得快赶上父亲,加上爱运动,整天总是大汗淋漓的样子。就像现在一样,大院儿里和他玩得比较好的两个兄弟何远堂和苏文博早就见怪不怪。但是这一次不一样的是,谭耀国身后站着一个姑娘,一个突然冒出来的谭耀国的妹妹。那是何远堂第一次见到夏冬,那个和大院里其他大开大合气场十足的女孩子都迥然不同的姑娘。她身材高挑,纤细窈窕,鹅蛋脸尖下巴,眉眼秀美精致,尤其是小巧的鼻尖配上樱红丰润的唇,肤若凝脂白皙细腻,仿如从古典仕女图中走出来一般。十五岁的何远堂看得呆了,心里想,只有江南才能出落这般出水芙蓉一样的女子吧?


夏冬从谭耀国身后探出半个身子,看见两个差不多大的男孩子,一个浓眉方脸一个剑眉星目。于是和他们摆摆手说:“你们好!”乌黑的麻花辫从脑后垂到了胸前。那个画面永远定格在了何远堂的记忆里。




“爸。”何宇打断了何远堂的回忆,“只要还没找到,就还有希望。”


何远堂的眼内有了一丝光芒,他转头看向儿子,欣慰的笑了:“小宇,你长大了,我老了。”


何宇勉强挤出笑容道:“爸,我早就长大了,只是你一直把我当小孩儿。”何远堂也跟着笑笑:“要是你哥也在,该多好。”


“爸,哥一定会回来的!上天让他重新回到我们身边,就一定不会再夺走他!”何宇仿佛给自己信心般使劲点点头。何远堂的笑容加深,眼内却蓄起了水光。他将目光转向远方,悠悠道:“你知道吗?瀚瀚她妈妈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晓飞第一次带威廉去家里过年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时隔二十多年见到那样一个人,我心里头的震惊无法形容。我越觉得像,越不敢相信,所以我没敢认。你知道爸爸现在有多后悔吗?”


“爸,这不怨你。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事儿搁谁身上,都会查一查。我相信,只要我们努力,一定能把哥找回来!”何宇说。何远堂望向他道:“我赶紧再给老侯家去个电话,问问查的怎么样了!”何宇一把按住欲起身的父亲说:“我刚问过,涉事车辆被发现舍弃在野外。他们正在通过全市交通摄像重新排查线索。您再耐心等等。”


何远堂平静下来道:“小宇,爸爸对不起你哥哥,更对不起瀚瀚的妈妈。你能理解爸爸吗?”


何宇沉默了。在他还没懂事的时候,哥哥就已经不见了。在他的印象里,只有朦胧的小小身形在床边哄拍自己睡觉的印象。长大的过程中,时不时在各种人的嘴里提到那个传说中的母子,心里一直不是滋味。尤其是父亲对自己恨铁不成钢的时候,常常挂在嘴边的另一个儿子,曾经是真的讨厌过。可命运如此弄人,这个人居然和威廉,或者自己的凯文老师重合在一起。他还怎么讨厌得起来?这件事对自己的冲击巨大,曾经自己暗恋多年的人,如今成了血亲的哥哥。他不愿相信。可是看到如今被击垮的老父亲,他怎么能怨怪得起来。


他转头看向父亲,好久没有这样注视。现在才发现,父亲的眼尾已经下垂,鱼尾纹深刻着风霜。父亲不再是印象中永远高大无所不能的人。他伸手按在何远堂肩膀上道:“爸,一家人说什么见外的话。”



何远堂点点头,宽大的手掌盖在儿子手臂上欣慰的笑了。父子俩安静的呆一会儿,何远堂问道:“招标进展怎么样?”


何宇正色道:“目前有20多家公司应标,来自全国各地,正在逐一审核资质。除了我们熟悉的几家大的有综合开发能力的供应商外,也有几家比较新的没什么名气的公司。您上次开会特别强调这块地在三环内,商业价值巨大,所以招标必须公开公平,所以凡是符合资质的我们都允许应标。一个月后召开招标会。”



数据组的同事已经三班倒的在排查录像,通过各个路口拍摄到的驾驶室模糊照片来比对巷口同样模糊的照片。王队整个人笼罩在烟雾里,打火机在他手里一圈一圈的旋转,每转一下就桌子上磕出一声响。


“王队,我总觉得这事儿透着不对劲。”小赵的眉头皱成了川字。


“哪儿不对劲?”王队问。


“总觉得在面上捞,没着没落的,感觉使不上劲。”小赵回答,“您说到底哪儿不对?”


王队停下手中的动作,人从烟雾中探出来,半眯的眼睛里精光四射。“因为缺少动机。任何事都需要一个动机,现在这个案子,只有现象,没有动机,也不知道主体是谁,针对谁,想要达到什么目的。我们所知道的只是一宗没头没脑,没开头没结尾,还特别凶残的绑架案。”


“是啊,就是这么回事!别的案子吧,总还有个主线去摸,这案子完全没主线啊!”小赵回答。


“也不是完全没有。”王队从怀里摸出烟盒,抖出一根烟,衔在嘴里道:“如果从人的角度去分析。涉案人虽然在案底库里比对不出来,但是这个被绑架的人就比较有意思了。你还记得上次后海掉冰窟的事儿吧?”


小赵连忙点头:“记得记得!谭大少和他一个朋友。”王队看着他不语,小赵醒悟道:“啊~~不会就是那个香港人吧?”


王队点点头补充道:“就是他。一个娱乐圈的小明星,却和北京的高#¥干*……子弟交往甚笃。最离奇的是,据瀚宇集团的太子爷何宇表述,他还可能是他失散多年的哥哥。他那天赶到现场就是去核对的。”


小赵瞪大了眼睛道:“这。。。这么复杂!那这说明什么问题?”


王队摇摇头道:“这些还说明不了什么。但是有很多可能性,我们现在要搞清楚动机是什么,只能等那个动机主动浮现。”


小赵若有所思的重复:“等动机主动浮现。。。。。。”




Bosco跳下快艇,阿彪一众跟着跳下来。阿平带着一帮子人在码头等候,见状忙上前迎接。简单的寒暄后,所有人上了汽车离开。


“阿平,听说你前阵子到大陆去了?”车后座的Bosco看着窗外随意的问。


“是的Bo哥,您消息真灵通。”副驾驶的阿平回答。


“办什么大事要你亲自出马?”Bosco懒洋洋的问,“赚了一大票吧?”


“哦,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带点货回来。”


“呲~~阿平亲自去带的货。”Bosco凑近前座问,“我猜猜啊,是粉货还是人货?给Bo哥先尝尝?”


阿平偏过头笑说:“Bo哥您说笑了。想尝鲜,帝国酒店什么样的货色没有?包在阿平身上,肯定让Bo哥满意。最近进了几个韩国的小嫩肉。”


“切~~当我没见过世面?又拿你们那些整容货来糊弄我。”Bosco靠回靠背,“怎么,新货不肯给我看留着给谁?哦~~我知道了,是不是给五爷那个老变态留的?”


“不是的Bo哥,是财叔有正事要用的,不是卖的。您就别为难我了。您不喜欢韩国的,喜欢什么口味的,我给您安排!”


“好好好,我不为难你。我就随口说说,我才没那么急色鬼。”他搭在腿上的手指扣了扣轻声道,“我喜欢的你没有。”打开车窗,冷风灌进来,他习惯性的揉了揉麻痹的左大腿。



车开到一半,阿平的电话响,他接起。


“又跑了?抓回来没。。。。。。没伤到骨头和脸吧?。。。。。。嗯。。。。。。操,不可以!给我都传话,谁敢碰我阉了他!。。。。。。惩戒都不行!妈的聋了吗?以前是以前,说了这个不行!抓回来交给阿姐就行了!再跟我唧唧歪歪老子砍了你!我马上回来!”阿平忿忿的挂了电话。


Bosco和阿彪对望了一眼,双方的表情都很精彩。


“啧啧啧。”Bosco摇头叹息。阿平忙回头陪笑:“Bo哥让您见笑了。手下人办事不力。”



“呕~~~”威廉趴在洗手台上一阵阵呕吐,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吐到苦胆水都吐完,整个人瘫坐在地。


“嘭嘭嘭!”洗手间的门被拍得很响。“在里面干嘛呢?这么久?”外面有人问。


“我。。。。。。”然而威廉已经发不出连续的音。他浑身颤抖,浑身上下从每一节骨头缝里钻出来的抓心挠肝的疼痒感越来越强烈,他开始捶打自己。捶打还不能缓解,于是他开始往墙上和洗手台上撞。


听见响动的看守人在外面感觉到不对劲,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阿姐。阿姐立刻说:“愣什么,撞门!”


再忍一忍,再忍一忍!!!就要过去了!威廉拼尽全力冲到门口,拿背顶在门背上。头疼偏在这时开始发作。他揪住头发咬紧牙关,然而晕眩和恶心伴随阵阵疼痛使得他忍不住大声叫出来。“呃~~~~~啊~~~~啊~~~~~”


评论 ( 22 )
热度 ( 56 )

© 纹森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