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森特

只爱饱饱一人,其他都是剧情需要,如有巧合请忽略

倾世(七十八)


如图大概是威廉的妈妈吧。

谢谢小可爱推荐的图。


***********************正文********************


洗手间的门终于被撞开,四个深眼高鼻欧洲长相的高壮男人挤进来。威廉被反冲力撞翻跪趴在地。四人要拉他起来,被他死死抱住马桶座。然而手腕被抓住生生掰开,即使用了最大的力气也敌不过。


房间内,浓妆女人闲适的翘着二郎腿,看着四个大汉将纤瘦的年轻人强行拖出洗手间,抬手抬脚扔到床上,然后扑上去分别压住胳膊和腿。威廉全身还因为症状发作而颤抖着,痛苦和反抗令他大声吼叫。一个大汉嫌动静太大,用宽大粗糙的手掌捂住他的嘴。女人站起身,从旁边茶几上拿起一支事先准备好的针管徐徐走近。


威廉双目圆睁怒瞪着女人的方向,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忽然欧洲人一声惨叫,拼命抽回捂嘴的手,已经鲜血直流。他反手就是一个耳光。“啪!”的一声,威廉被抽的整个脑袋偏了过去,半边脸迅速的肿起来。唇边挂的鲜血,不知是欧洲人的,还是自己的。


尖细的针头刺进淡青色的血管,被压制的人发出愤怒的悲鸣,针管里的透明液体一滴不剩的推进了他的身体。针头从静脉抽出来,棉球按压住涌出的血珠。很快身体便停止了颤抖,继而变成一种缓慢的扭动。


女人示意壮汉们放开束缚。年轻人没有再大喊大叫,而是大口的呼吸着,胸膛随之剧烈起伏。刚才因为激烈的情绪和对抗涌出的泪水还挂在眼尾,此刻双眼快速眨动翻着白眼。他的整个身体崩成了一张弓的形状,一直到脚趾都勾得紧紧的。他的喉咙深处发出不可抑制的伴随着痛苦和欢愉的呻吟,几分钟后才渐渐松弛瘫软下来。


阿姐对着欧洲人厌恶的说:“跟你说了不要伤脸,我会让阿平收拾你的!”


欧洲人仰起脸拿鼻孔,对着女人顶了顶胯道:“我不介意伤他别的地方。”其他三个人猥琐的一齐笑了起来。阿姐将他们推出门外甩上门,走到床边坐下。威廉背向她把身体蜷曲起来,抱紧双腿,将脸埋进膝盖。


“何必呢?”阿姐拍拍他的背道,“人这一辈子呢,要识时务、懂得享受。吃好喝好住好,怎么活不是活?听阿姐的话,不要那么倔,乖乖的少受罪。”


威廉没有反应。阿姐探过身去,注意到他除了脸颊的伤外,额角还有撞破的血迹。摇摇头去拿药箱。


“你呀,看着文文弱弱的,没想到这么刚烈。瘾上来了就跟阿姐要,忍是忍不过去的。可不要再伤到脸了,啧啧啧,这么值钱的一张脸。再伤到别怪阿姐惩罚你啊。”她一边替一动不动的威廉清理创面,一边温柔的说着,“我跟你讲啊,来这里就不要管什么自尊喽,有人宠有人捧,什么尊严都来啦~~如果放不开呢,你知道什么下场?”她趴到威廉的耳边轻声说:“比如刚才那几个大个仔。我告诉你啊,这里有很多鬼佬。那个手臂哦,比你两个大腿还粗,那下面的话%儿啊,啧啧啧,捅进去会死人的哦~~”


威廉没有说话没有动。女人一脸关怀的继续说着:“之前呢,有个不听话的让三个黑人给弄死了。唉,血流了一地呀,太残忍了。可怜才18岁。”


威廉脊背发凉,手脚僵硬。


阿姐莞尔一笑道:“哎哟,你要知道阿姐还是心疼你的。我已经跟平哥说好了,才不会让那些臭男人碰你!你看这个帝国大酒店的形状是什么?是一个鸟笼来的,顶上还有一把刀。这是告诉你,到了这里插翅都难飞走。所以别傻乎乎的逃走了。”



晓飞开着路虎在大街小巷转悠着。他一只胳膊支在车窗上,手指夹烟,另一只手握着方向盘。风吹动他长了好多的头发乱飞,唇边的胡茬已经乱七八糟生出许多来。连日来,他在局里和警察们一起盯视频,盯得双眼都是血丝。


车渐渐开到后海。他停下车靠在路边。下午时间,只有部分酒吧开门,人也不多。河边有些雅座有人坐着晒太阳。晓飞将车停好,走进其中一家并未开始营业的酒吧。在靠近角落的位置,一个光头男人正坐在卡座里抽烟,看见晓飞进来点了点头。



一行旅人走进威尼斯人饭店,前台入住,开了三间连续的房间,在最顶层。进到房间,众人将鸭舌帽和身上的旅行装备脱掉,打开箱子整理行装。阿峰走近落地玻璃,轻轻将白色纱帘撩开一条缝,正对着对面帝国酒店顶层张富财的办公室。



办公室门打开,阿平领着Bosco一行人进入。张富财热情的站起身,满脸笑容。


“哎呀,Bo哥大驾光临,有失远迎,真是失礼了呀!”


Bosco一瘸一拐加快两步迎上,接住张富财伸出的双手握住道:“财叔折煞我了!我仰仗财叔一起发达呢。”


“快坐下坐下,来尝尝我这里新到的雪茄!”




“为什么是我?”威廉忽然开口说话,“你们千里迢迢把我掳到这里,只是为了给你们赚皮肉钱?”


阿姐一愣,意外的看向他。威廉继续说:“财叔为什么叫我何公子?你们肯定有什么计划。但是抓错了人。”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想起以前的一次经历,不由心中一痛。


阿姐道:“你呢乖乖听话,把财叔的贵客伺候好了,才是唯一的出路。”


“什么贵客?”


“贵客就是贵客喽。”阿姐饶有兴致的看着威廉。


“你们就不怕我对贵客不利?”


阿姐好整以暇的坐回沙发翘起二郎腿说:“哎呀,小美人呀。阿姐干这一行很多年了,有一百种方法让你乖乖听话。不过呢,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事呢,阿姐劝你别做。对了,听说你来的时候,房东是一对老人家呀~~”


威廉一下坐起来,转过身怒视阿姐。






对面的威尼斯人饭店顶层。肥仔和同事将仪器设备都装配好,调试着。两架望远镜架在窗前,一架红外线望远镜悄悄的伸出纱帘对向对面,另一架高倍对着楼下帝国酒店的出入口。阿峰蹲下凑近。看到对面的套房里,隔着百页,数个热敏人影晃动。


“帝国酒店里的线人可靠吗?”阿峰一边看望远镜一边问。


“峰哥,安全可靠。已经安插了一年多了,我们熟悉一下周围环境,明天就可以带我们进去。”


“这次两大巨头碰面,谈的肯定是那个大买卖。在外围等待机会太被动了,一定要想办法进去。但是在豺狼的心脏地盘里办事,万一出纰漏,我们随时会没命。在澳门,他没什么做不出来的。”


“明白,峰哥。”


阿峰点点头。



阿平在走廊里遇见阿姐。女人笑着走过来道:“平哥~~,管好你的人啊。他们可不听我的,都是些四肢发达欲求不满的牲口。”

阿平皱眉道:“威廉怎么样?”


阿姐轻蔑一笑,示意阿平跟着自己走到被看守严密的房间,开门进去。她坐到沙发上道:“没有我调教不来的。只要让你的人不要伤他的脸。我真怕哪一天贵人还没来,威廉已经被你手下的鬼佬给吃了。我要是请财叔今天来看一看威廉,你猜他会不会发怒?”


阿平看到威廉的样子,阴沉着脸问:“是哪一个干的?”



帝国酒店的后门小巷里,一群人围着一个头破血流满脸血污的高大男人殴打。一边打一边骂:“妈的,财叔的人也敢碰。平哥的话都当屁了!”男人一边招架一边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我不知道这个人票是财叔的。我不敢了,下次再也不敢了!”“还有下次?!”一群人往死里打,没过多久男人就不动了,一群人才骂骂咧咧的走了。


后巷的垃圾桶后一个人叼着没有点燃的烟站起身,走到男人面前蹲下。拍了拍他的脸,没有反应,看到男人反折的腿,一脚踩上去重重的的碾。几乎断气的人竟然被痛得倒抽一口气醒过来。


“你说的人票是新来的小哥吗?”


欧洲人努力想看清楚面前人的长相,眼神却无法对焦,意识也依然昏聩。


来人又在他骨折的腿上又踩了一脚道:“问你新来的人票长得好看吗?有没有我好看?”


欧洲人脸上的肌肉都抽搐了,嘶哑着说:“比哪一个小哥都好看。。。。。。”


来人一张俊秀的脸露出冷笑:“那他被关在哪里?”



高倍望远镜里,一个富态的中年男人,带着5、6个黑西装一齐进了帝国酒店。


一楼的大堂经理一见来人马上迎接上去:“五爷,您来了!您的VIP包间已经准备好了。”五爷看也没看来人,径直往里走,一边道:“阿健呢?”


评论 ( 33 )
热度 ( 63 )

© 纹森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