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森特

只爱饱饱一人,其他都是剧情需要,如有巧合请忽略

明月常相别时圆(上)明月几时有(4)

爱玛,现在才有时间检查一遍,果然半夜更文老眼昏花,全是错别字。已经改好了。

****



一整天常剑雄都心花怒放,一停下来就想起时俊青纤长的睫毛覆盖在下眼睑,亮晶晶的尖翘的鼻尖,被自己吮吻得红润水嫩的双唇。时俊青缓缓睁开眼,眼瞳漆黑。他望着常剑雄嘴唇颤动欲言又止。而在常剑雄的眼里,只看到水汪汪清澈澈一双眸子定定的望着自己,他理解这为含情脉脉。


图书馆明亮宽敞,所有的学员都穿着统一的白色的T恤蓝色常服裤埋头看书,包括时俊青。常剑雄支起一边的腮帮子,看向旁边的时俊青,逆光下睫毛镶着金边根根分明,瞳仁被映成半透明的琥珀色。而他的书已经很久没有翻页了。


常剑雄凑过去,轻轻拍拍时俊青,悄声说:“今天周末,你回家吗?”


时俊青看看他轻轻摇摇头。


“那晚上我们去吃火锅吧?我知道有个涮肉特别好吃。我明天再回家,今晚我陪你?”常剑雄满脸期待。


时俊青看着他渴望的眼神,脸又红了,回应道:“好。正好我也有事想找你帮忙。”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尽管说。不用等晚上!”常剑雄看到时俊青白里透红的脸,感觉被打了一大管鸡血。


时俊青犹豫了一下道:“还是晚上说吧。”


常剑雄宠溺的看着时俊青说:“好,青青想什么时候说就什么时候说。”



一个室友走过来,拍拍时俊青的肩膀轻声说:“俊青,你爸爸来找你了。”时俊青抬头望向室友。室友补充道:“你爸爸在门口传达室,电话打到寝室,你不在我接的。我就来找你了。快去吧!”时俊青点点头默默收拾书笔,动作缓慢。常剑雄伸手盖住时俊青手背,用眼神询问。时俊青的脸有些微红,轻轻摇摇头,抽出手背上包走了出去。



校外咖啡厅内,父子俩角落内对面而坐,两厢无语。老时头的手紧紧捏着杯子,局促的转着。时俊青低头看着杯子内的咖啡泡泡发呆。


“俊青。”老时头看着儿子垂下的漆黑的眼眸,终于忍不住唤了一声。


时俊青低头没有回答。


“他们。。。。。。他们没有为难你吧?”老时头的声音怯怯微颤,说出来觉得自己都不信。


时俊青原本摆在咖啡杯侧的手指收起,卷成拳头。




”爸,你到底欠他们多少?”进到车间办公室,时俊青焦急的问父亲。


“就。。。就二十万呀!”老时头都快哭了,“可是他们要我还一百万啊!”


“别说一百万,二十万也还不起呀!”时俊青也快哭了,“爸,你答应的不赌了不赌了,不仅还在赌,还去欠高利贷?!”


“我就是那天彩票中了一千块,我想这么好的手气千万别浪费了,就赶紧去玩几把。没想到。。。。。。”


“没想到一千块都输光了,还去借?!”时俊青气得脑门青筋毕现。


“我。。。。。。”老时头刚想再说什么,被敲门声打断。


“大伯,您喝水,您俩坐下慢慢商量。”进来一个甜美的妹子,拿了两罐可乐递给老时头。


“哦哦,谢谢!”老时头点点头接过课了。妹子朝时俊青看了一眼,甜美的一笑说:“那我出去了。你们聊。”说着出去带上了门。


老时头看着气鼓鼓背过身去的儿子,拿饮料在他面前晃晃道:“喝点水。”


时俊青一摆手推开道:“不想喝!”


老时头看看窗外,泰哥带着一众人凶神恶煞的还等在外头,只得硬着头皮拉开易拉罐递给儿子。


“消消气,俊青,事到如今还是想想办法怎么还钱啊?”


时俊青回过头问道:“高利贷是犯法的,我们可以去告发他们!”


“我打了借条,按了手印,还。。。还拍了照。”


时俊青看向怯弱的父亲,叹了口气叉着腰来回走。


“房子早就卖了,家里那点破家具根本不值钱。你的退休工资养活自己就差不多了。我可以去打工挣钱,但也挣不到一百万啊!”时俊青懊恼的挠了挠头,一把抓起老时头递上来的可乐,仰头灌了几口。


老时头也打开自己的可乐,小喝了一口沮丧的道:“要不。。。还是去借借?”


“谁还肯借给你??”时俊青激动的反问。


“只能厚着脸皮去试试,不然。。。不然俊青你问问你的同学,谁家里有钱点,能借借?”


时俊青被问的一愣。随后他还真想到一个人,平时吃穿用度大手大脚,而这个人和自己恰好还很熟。想到去问他借钱,时俊青心里一百个不是滋味。


“唉,俊青。你爹真的很没用,没给你帮上忙,还净添麻烦。如果不是你妈早死咱爷儿俩相依为命,我这把老骨头去抵命,一了百了!”老时头咬咬牙道。


“别说了!”时俊青扬起头喝了几大口可乐道,“我去试试。以后别说这种话,要真的后悔就不要再赌!”



敲门声起,门从外打开。泰哥带着人走进来,笑着道:“商量的怎么样了?钱能还上吗?”


时俊青走上一步挡在父亲身前:“钱我会想办法还,你给我一些时间。”


“哦?有办法了?”泰哥看起来很高兴,看看身边的人道,“这样,既然小时有办法,那我就跟小时谈。你们把老时头送回家去~”说完,两个手下架起老时头就往外走。


时俊青见状跨上一步要阻拦:“住手!你们别伤害我爸!钱我会还的。”


泰哥拦在中间,笑道:“别紧张,钱没到手,我不会动你爸。”两个手下将惊恐的老时头架了出去。




“他们。。。。。。没有为难你吧?”老时头见儿子没有回答,怯生生的又问了一遍,“他们。。。他们打你了?”


时俊青抬起头来看着老时头道:“没有。你呢?”


老时头仔细看看时俊青脸上确实没有什么伤,放下心来道:“我没事,那天他们把我送回家也没为难我。我到家,觉得有点累,倒头就睡过去了。第二天醒过来,想着问问你情况,结果你一直都不在寝室,也不回我电话。我这不担心你,所以就找来了么。”


“我没事,在想办法借钱。他们没再找你吧?”时俊青问。


“嗯,没有。不过我每天还是怕得要死,尽量不出门。对了,你借钱借的怎么样了?”


时俊青咬咬牙道:“还在想办法,再等等。”


老时头点点头道:“一百万不是个小数,是要花点时间。”


“没事你先回去吧,借到钱我告诉你。”


老时头点点头,将杯子里的咖啡饮尽,起身要走。


“爸!”


老时头停住回头,时俊青看着他说:“保护好自己,我只有你了。”


老时头忽然胸中一阵翻腾,红了眼眶点点头,转身离去。



父亲走后,时俊青仍然坐在原处没有动,连姿势都没变。忽然眼前一片阴影,一个男人在对面落座。

时俊青抬头见到来人,猛的就要起身,被泰哥一把按住肩膀。


“别激动。大庭广众的,闹大了对你也不好。”


时俊青慢慢坐回去道:“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笑话,债主来看看我的钱什么时候能还上,这不是天经地义么。”泰哥笑得脸颊上的褶子都现出来。他看见时俊青明显抗拒的往后靠,又道:“哥哥今天是来告诉你好消息的。”


时俊青冷冷的看着他不说话。


泰哥也不恼继续说:“大老板说了,他心情好,上周的利息就算还了。我特意来问问你钱筹得怎么样了?”


时俊青抿紧了唇,倔强的回视道:“我会借钱,也在找兼职,打多少分工都会把钱还上。”


泰哥用手指敲敲桌面,盯着时俊青的脸看了一会儿道:“一个礼拜十万利息,你想清楚,就你一个学生打什么工能还上?”


“你想说什么?”


泰哥有点惊讶,重新端详眼前的年轻人道:“好,我也直接点。你知道付利息最快的方式。”说完,他拍了一张卡在桌子上,推到时俊青面前。


时俊青低头一看卡上印的酒店名字,顿时抓起房卡扔在泰哥脸上,怒道:“滚!”


泰哥捡起掉在地上的卡重新放回桌上,笑笑道:“有骨气啊。你知道我是怎么找到这儿的吗?你父亲这个礼拜来了三次,前两次都没敢往里进,在外面徘徊了半天就回去了,今天要不是他把你约出来,我还见不到你。这几天他几乎足不出户,吃的都是方便面。”


时俊青倏的站起来。


泰哥好整以暇的靠在靠背椅上说:“冤有头债有主,还不上钱我们只能去找你爸。绝不为难你!”说罢他又掏出一只手机放在桌上,站起身拍拍时俊青的肩膀:“晚上十点。好好考虑。”



泰哥走后,时俊青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不一会儿,手机屏幕亮了,显示有一条消息。时俊青拿起手机,点开消息,一张照片显示出来。啪嗒,手机掉在了桌子上。



“俊青!你怎么在这儿?”常剑雄推开咖啡厅的门,正往里走。


时俊青看到,立刻趁他不注意一把抓起房卡和手机塞在兜里。


常剑雄走近,一屁股坐在时俊青对面问道:“不是说晚上去吃涮肉吗?等你半天不回来,我只能出来找你。怎么一个人躲在这儿呢?你爸呢?”


时俊青放在桌子下面的手攥紧了拳头。他望着常剑雄说:“能借我些钱吗?”


常剑雄一愣,然后回答:“行!借多少?”一边问一边从裤兜里掏出钱包,翻翻里面有多少现金。


时俊青双手捏得更紧:“一百万。”


“一百。。。什么?!”常剑雄手上动作一滞,瞪大眼睛,过一会儿笑了起来:“青青,不带这么开玩笑的啊!你可以用各种方法考验我的真心。我虽然不可能有一百万,但是我钱包里的一千块全部是你的!明儿回家,我把二十多年攒下来的8只储钱罐都砸了,把我的全部身家都奉上!除此之外,我的心我的人也都是你的!哈哈哈哈~~”


时俊青看着笑得没心没肺的常剑雄,忽然也跟着笑了。


“这么容易就被你识破了,真不好玩。一千块不用,晚上涮肉必须你请!”


评论 ( 10 )
热度 ( 69 )
  1. 爱越越思霆纹森特 转载了此文字

© 纹森特 | Powered by LOFTER